江西体彩网

                                          来源:江西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7-12 04:50:46

                                          “这对美国的司法体系和立国原则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曼哈顿地方检察官万斯在声明中表示,他们的调查因这一诉讼被拖延了近一年,现在得以重启。《华尔街日报》评论说,这项裁决几乎给了万斯所要求的一切。

                                          9日的判决在共和党和民主党当中引发了截然不同的反应。许多共和党议员利用这一裁决继续为特朗普大声辩护,称民主党人更感兴趣的是调查总统,而不是解决美国的问题。一些民主党人则对他们几乎肯定无法在选举前看到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感到失望。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表示,众议院将继续向下级法院施压,以获取特朗普的财务记录,作为对行政部门监督的一部分。

                                          人权理事会差一点就对美国展开调查说明,在人权问题上,国际人权活动人士、团体和机构正越来越多地将重点放在作为“恶棍”而不是“英雄”的美国身上。一些前官员和活动人士说,在特朗普总统治下,美国的国内冲突和美国在全球舞台上的行动一道,引起了人们前所未有的警觉。一些团体还宣称,在长期自我标榜为自由灯塔的美国,民主正在遭受侵蚀。

                                          不是英雄而是“人权恶棍”

                                          国际危机研究组织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布·马利曾担任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的助手,但他表示,发表声明的想法是同事们提出的。该组织认为,它在美国看到了一系列在更动荡的国家看到的因素。其中一个似乎是警察日益军事化。另一个似乎是军队政治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包括特朗普在内的一些美国政治领袖似乎一心要利用种族分歧,而不是促进团结。马利说,该组织正在讨论是否系统地启动一个关注美国国内问题的项目。

                                          9日,美最高法院驳回了特朗普有关上诉,允许曼哈顿地方检察官万斯获取其个人和企业财务记录。目前,万斯正在调查特朗普集团是否伪造商业记录,以隐瞒向两名女性支付封口费。《华尔街日报》称,该判决重申了法院长期以来的原则,即法治适用于所有人。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在判决书中写道,“没有任何公民,包括总统在内可以不兑现其举证的共同责任”。在另一起案件中,最高法院认为,国会要求总统提供个人信息的传票涉及对三权分立的“特别关切”,决定将其发回下级法院重审。裁决称,尽管国会有权要求总统提供个人信息,但这种权力并非不受限制。

                                          乔治·W·布什政府时期负责人权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戴维·克雷默说,即使不是决定性因素,“特朗普因素”也是影响美国声誉的“重大因素”。

                                          据美国媒体报道,由于一些原因,特朗普的纳税申报单一直备受关注。自吉米·卡特以来,每位美国总统都将其纳税申报表公开。2016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多次承诺一定会公开纳税申报单,但就任后却翻脸不认账,拒绝公布纳税申报记录。入主白宫后,特朗普采取了不同寻常的方式,保留了他对全球商业网络的所有权。这一做法打破了美国过去几十年的惯例,广受质疑。

                                          国际危机研究组织的声明详述了弗洛伊德被杀后发生的和平抗议、暴力活动、警方的镇压和政治反应。该组织用类似于其描述“脆弱国家”的措辞描述了美国的这场“动荡”,称这场危机“充分暴露了美国的政治分歧”。

                                          美国《政治报》网站近日刊登题为《人权组织将目光对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作者是纳哈勒·图西。文章称,特朗普政府进入了应急模式。在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警方执法中死亡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是否对美国的种族主义进行特别调查展开辩论。而美国决心阻止任何此类调查。现将文章摘编如下: